见面第一天就见家长?

虽然这栋公寓外观让尹富凯心生嫌弃,但是眼下他实在不知道可以去哪里过夜,再加上肚子实在饿到不行,只好硬著头皮随张家佳进公寓。

 

张家佳的家在五楼,这对于平时没在运动又饥肠辘辘的尹富凯来说,简直是要他的命。等到他爬到五楼的时候,都觉得自己快要虚脱了。

 

五楼是这栋老公寓的顶楼,天花板有壁癌不说,有些地方连水泥都掉了,里头的钢筋还裸露出来,比外观更像危楼。

 

尹富凯看傻了眼,心想:你这不是在耍我吗?房子烂成这个样子,你家里肯定也很穷吧。还说要请我吃饭、收留我几天。唉,待会肯定也没什么东西好吃的。

 

他想找个借口离开,无奈实在太喘,一时间竟说不出话。

 

就在这个时候,张家佳打开了家门,他下意识一看,里头屋况比外面好上许多,虽称不上富丽堂皇但陈设温馨朴实,令他顿时放心不少。这一放心,饥饿的感觉就更强烈了。

 

眼前的画面很奇异,客厅中央的三人座沙发被一只白猫、一只虎斑猫和一只黄色土狗霸占,两个貌似是张家佳的妈妈和弟弟分别坐在两侧单人座沙发上,而另一个像是她爸的男人则盘腿坐在沙发旁的地上。彷佛猫狗才是一家之主,张妈和弟弟是奴才,而张爸是它们的宠物似的。

 

狗一看到陌生的尹富凯,立即警觉地吠叫几声,从沙发上跳下来、冲向他。

 

地瓜,不可以喔。张家佳出声制止它。

 

它后退了一步,偏著头一脸困惑地看著张家佳和尹富凯。

 

她将他简单介绍给家人时,称呼他是她的朋友,来借住几晚。他一方面心存感激,一方面再度怀疑她对自己一见钟情。

 

他虽对她有好感,但仍不免有点烦恼:她家人一定以为我们发展到某个程度了,待会搞不好会问我们什么时候要结婚。是不是应该一开始就主动强调说,我们现在还只是普通朋友?家佳也真是的,怎么这么急?第一次见面就把我带回家,我们认识还不到一小时啊。

 

然而张家全家根本没往那方面想,张爸瞪了尹富凯一眼,没好气地说:又来了。

 

尹富凯一惊,说:又?

 

他心中疑道:什么叫又来了?难道她之前也带别的男人回来?

 

也不知道为什么,想到这,他心中莫名有些酸涩。

 

张家佳的弟弟打量尹富凯一眼,便语带抱怨地说:姊,你也太夸张了吧。你把流浪猫、狗带回来就算了,现在连流浪汉也带回来了?

 

张家佳一惊,连忙对弟弟比嘘的手势,说:你不要这样称呼他,他会难过的。

 

流……流浪汉?尹富凯错愕地想:为什么这家伙拿我和流浪猫、狗比?难道说,她只是好心,不是贪图我的美色?我是不是真的很像流浪汉?不可能啊,我一身名牌,而且还都是今年新款,难道他们没发现?